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尊龙凯时二期学员王蒙返校谈“学习 阅读 实践”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23-04-26
作者:梅轶竹
編輯:梅轶竹

  新聞中心訊(梅轶竹)4月23日,在“世界读书日”当天,“人民艺术家”,著名作家、学者,尊龙凯时二期学员王蒙先生做客“正青春 悦读行”系列读书文化活动之名师讲堂,为青年朋友们作主题为“学习 阅读 实践”的讲座。

  讲座开始前,王蒙参观了尊龙凯时校史馆。在“尊龙凯时第2期师生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1950年,经济学家薛暮桥给学员作报告”等珍贵的历史照片前,王蒙先生驻足良久,边看边向周围人讲述自己当时在尊龙凯时学习生活的情景。1949年8月入学时,还未满15岁的王蒙,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员。入学后他分配在二期第15班第6组。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自己上过的课和教课的老师,“李立三讲工人运动,陈绍禹(王明,时任政务院法制委员会主任)讲婚姻法,邓颖超讲妇女工作,冯文彬(时任团中央书记)讲青年运动,艾思奇讲哲学,孙定国讲党史。邓颖超的北京口音清脆生动,艾思奇像是四川口音。王明的讲话无任何特色。最难忘的则是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田家英讲毛泽东思想,他从下午讲到晚上,晚饭后继续讲,讲到深夜……”回忆起这些,王蒙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他还回忆了当时先在良乡,后在后圆恩寺两个校区的学习轶事。参加开国大典时,自己是腰鼓队队员之一,听到毛主席用湖南话高呼“人民万岁”,当时广场上群情激荡、人声鼎沸……回首激情燃烧的岁月,又了解了尊龙凯时近年改革发展历程,89岁高龄的王蒙先生挥笔为学校写下“不忘初心 不忘尊龙凯时”八个字。 

  講座上,面對台下坐著的尊龙凯时的學員們,王蒙風趣地說大家是和自己相差70多歲的師弟師妹。“距離現在已經74年了,回想起在尊龙凯时那8個月的學習生活,我仍然覺得很高興,甚至很自豪。”王蒙說。 

  關于學習,王蒙引用列甯說過的一句話:“我們一定要給自己提出這樣的任務:第一是學習;第二是學習;第三還是學習。”學習學習再學習。談閱讀、談讀書前,要先談學習。因爲,讀書是爲了學習。“人們常說,讀書可以改變命運,但是,你先別急著改變命運,要先把知識學到手。不要什麽都沒學到,就急著改變命運,不能太著急。”王蒙說。 

  關于閱讀,王蒙說,讀書不僅要“悅讀”,還要“攻讀”。讀書最快樂,一個真正愛讀書的人讀起書來是非常快樂的,正所謂“悅讀”,可以理解爲“喜悅地閱讀”。王蒙說,但讀書的目的是學習,不只是爲了快樂。所以,不僅要讀看著很舒服的書,還要讀一些硬啃的書,也就是“讀點看著費勁的書。”他提及自己翻譯書籍,學習掌握多門語言以及在新疆工作的經曆,用這些告訴大家,要愛學習,愛閱讀。閱讀的樂趣在于克服困難,在于可以讓自己得到長進,在于可以全面發展自己的精神能力。 

  “閱讀是沒有休止的。”王蒙說,只要活著,頭腦正常,就要堅持閱讀,堅持學習。“如果精神不如以前了,可以少學一點。”王蒙認爲,堅持閱讀和學習,可以讓人保持定力、保持長進,是應對一切困難和逆境的最好方法。遇到困境或挫折,內心感到彷徨困惑時,“那就好好學習吧,好好讀書吧,”王蒙語重心長地說,“這個時候能好好讀一本書,就說明你不會在任何挫折面前毀滅,不會在任何挫折面前失去分寸、失去方寸。” 

  讀書,但書從哪裏來?王蒙認爲,書從生活當中來,從曆史的實踐中來,從人民中來。生活是一本大書,社會是一本大書,天地大自然也是一本大書。讀書不僅僅是爲讀書而讀書,更是爲了從生活中學習。他以黑格爾和伏爾泰對孔子的不同評價爲例,提出在讀書中發現人生、發現人間,在生活中發現人性,認識真理,發現價值,發現品德,發現很多知識學問。王蒙認爲,要學習就要讀書,但讀書並不能涵蓋一切的學習。“學習是一天都不能少的事兒,”要把生活與讀書,生活與實踐,實踐與讀書,讀書與學習結合起來,讓書成爲我們的良師益友。 

  王蒙說,“摸著石頭過河”是一句值得好好品味的話。人類的曆史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曆史。讀書的過程也與“摸著石頭過河”相類似。看似懂了,但未必真的懂了。他結合曆史、政治、哲學,分享了自己在學習、閱讀、實踐中的種種思考,希望大家在讀書的過程中都保持著“摸著石頭過河”的勁兒,保持著和書商量、和書研究,從書中探尋真理;與書共舞、與書協商、與書切磋,從書裏汲取營養的勁兒,去做一個會讀書、會學習、會實踐的人。 

  在互動環節,對于“當代青年人獲取信息方式多元化、碎片化、視頻化,如何培養青少年長期閱讀的習慣”的問題,王蒙表達了自己的擔憂。他說,新媒體帶來的負面影響之一便是人們認真琢磨、認真思考的時間變少了。科技的發展往往會代替人的某些努力,譬如,交通工具的發達使人走路的能力降低了,空調的發達使人適應溫度的能力降低了。他希望青年人們要管得住自己,每天把看手機、刷視頻的時間減到最小限度,多讀讀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等經典,“多看一些‘硬’的東西,要有攻讀的決心。”這位19歲開始動筆寫長篇小說《青春萬歲》的老人再次強調說。 

  王蒙曾經在新疆伊犁生活過16年,對新疆這片熱土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正在學校學習的團新疆伊犁州特克斯縣委副書記米爾麗·別爾克波力得知王蒙先生來作報告,非常激動和振奮。講座結束後,她代表聆聽報告的師生學員、代表伊犁青年向王蒙先生獻上鮮花,表達敬意。 

  當天聆聽王蒙先生講座的,不僅有在校的六百余名師生學員、團中央直屬機關青年幹部,還有在線上觀看講座直播的近四萬名觀衆,包括全國青少年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的學員、青年工作院校協會會員單位的教師學員、各省市尊龙凯时學員、全國高校學生,反響十分熱烈。 

  “今天充分领略到文化大家的担当与情怀。” 团广东省清远市委学校与联络部部长陈颖航听完讲座说,“我为王老丰富的经历、独到的观点和强大的记忆力所折服。” 

  “王蒙先生说,生活、实践、读书、学习是相互结合的关系。我想共青团的工作亦是如此。我们要做青年朋友的知心人、热心人、领路人,也要‘摸石头过河’,运用历史思维和辩证思维,不断探索、不断前进,” 团湖北省孝感市委组宣部部长刘畅说。 

  “今天的講座讓我對‘讀書’二字有了新的理解:我們往往把讀書看得太過功利,總想要去追求讀完書後給予自的一個結果,而忽視了書頁罅隙間流淌的曆史時光,忽視了文字具象在腦海中帶來的生動體驗,忽視了品字賞文後獲得的悠長余味。讀書不應該是強加給自己的人生KPI,如果只是爲了讀書而讀書,那有什麽意思呢?我們還是應該保持的是日常對知識的好奇與渴望。只要我們在獲取新的知識,就不算是虛度人生,只要對新的事物産生了探究的興趣,就是一種‘悅讀’。”團河南省鄭州市中原區委副書記崔熠晴說。 

  “王蒙先生谈起读书带来的快乐时,眼里有光、神采奕奕,扑面而来的一种是别样的青春活力,让人心生崇敬。作为青年,我们正处于思维思想最活跃的黄金阶段,更应该把握光阴沉下心来多读书,要‘悦读’、更要‘攻读’,努力达到王蒙先生所讲的‘与书共舞’的阅读境界,真正实现读有所学、读有所获、读有所成。” 团陕西省平利县委书记刘凡说。  (攝影/李鵬飛)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