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習書記邀請我們到縣委會議室座談——《習近平與大學生朋友們》(二十六)
來源:中國青年報
日期:2022-03-15
作者:
編輯:王娟

  習書記邀請我們到縣委會議室座談

  ——《習近平與大學生朋友們》(二十六)

  1984年8月5日,時任正定縣委書記習近平邀請河北大學翟玉虎等約20名暑期返鄉的正定籍大學生,到縣委會議室座談。習近平同志請大家一起爲正定未來的發展建言獻策,並向同學們發出了“歡迎大家畢業後回家鄉建功立業”的誠摯邀請。參加座談的同學們被習近平同志的真誠和熱情所打動,深深感受到了縣委對人才的重視和期盼,激發了摯愛家鄉的熱情和報效家鄉的決心。

  采訪對象:翟玉虎,男,1963年8月生,河北正定人,河北大學中文系1982級本科生,曾任石家莊市計劃委員會綜合科副科長,中共涿州市委副秘書長、研究室主任,省委企業工委企業改革調研處處長、省國資委副巡視員,省旅遊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等職,現任河北省文化和旅遊廳黨組副書記、副廳長,一級巡視員。

  采 访 组: 石新明 栗新颖 孙丽 石宇飞 唐敬

  采訪日期:2020年10月30日

  采訪地點:河北省文旅廳會議室

  采訪組:翟玉虎同志,您好!1984年8月5日,時任正定縣委書記習近平邀請暑期返鄉的正定籍大學生代表,到縣委會議室參加座談會。作爲與會的親曆者,請您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景。

  翟玉虎:1984年暑假,記得是8月4日下午,我突然聽到村裏大喇叭廣播,要我到大隊部接電話。當時,我正在地裏幹活兒,聽到廣播後,就撂下手中的活兒,馬上趕到了大隊部。

  電話是我在河北大學同屆的曆史系同學郭誠從正定縣林業局打來的。他說,縣委要召開正定縣暑期返鄉大學生代表座談會,邀請南村鄉的我和孫明華同學一起來參加,第二天上午8點在縣委大門口集合。

  得知這個消息,我簡直有點兒不敢相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被選作代表的。我猜想,可能是因爲河北大學是省裏最好的一所綜合大學,中文專業又是學校的名牌專業吧。

  孫明華家離我們村不遠,我倆曾是正定三中的同學,現在又是河北大學的同學,關系特別好。他是體育特長生,提前一年就被河北大學曆史系錄取了。現在想想,那時若讓我一個人去,還真有點兒心虛,有個同學一起去正好可以壯壯膽。

  我從農村考上大學,那時正就讀于河北大學二年級。雖然走出去上了大學,但也沒見過什麽世面,哪能想到自己會被邀請去縣裏開會啊,所以我對這次經曆刻骨銘心。

  家人和鄉鄰聽說我要去縣裏開會,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而我著實有一種被人尊重的自豪感。那時我們年齡小,又是學生,能見到鄉黨委書記都難,就是見到村支部書記還有些膽怯呢。出發時,家裏大人們一再叮囑:“到了縣裏,多聽聽人家講啥,想好了再說。”

  采訪組:聽說那時要騎很長時間的自行車才能到縣裏,一路上你們是怎樣的心情呢?

  翟玉虎:我家地處滹沱河南岸,是距縣城較遠的偏僻村莊。當時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車,從我家騎車到縣城需要兩個鍾頭。後來我才知道,參加座談會的同學大都是“河北”片的,只有我與孫明華是“河南”片的,同屬南村鄉。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和孫明華一起去縣裏開會。我倆騎著車子,路平的時候騎一會兒,過河灘或路顛的時候就下來推著車子走一會兒,碰到沙地的時候還要把車扛在肩上。一路上,我們既興奮又緊張,猜想著誰會接見我們,互相交流提醒到時候該說些什麽。

  縣委機關對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是一個神秘而又神聖的地方。對于我們這些農家子弟來說,是第一次走進縣委大院。我們猜想並憧憬著會議的場景。

  采訪組:請您回憶一下在縣委機關與習近平同志見面的場景。

  翟玉虎:參加座談會的學生約20人。大約八點半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召集我們到了會議室。他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一一核對名單。工作人員講,這次座談會是習近平書記提議召開的,還征求了教育部門的意見,從全縣在校大中專學生中推薦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學生參加。聽到這裏,在座的學生都感到很幸運,臉上洋溢著激動的笑容。那一刻,我們體會到了縣委提出的“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行動。記得開會的地點在縣委辦公樓二樓西邊南側的一個會議室,兩間一敞的屋子,四周擺著黃色木條長椅,地面好像是水磨石的,剛剛拖過,還泛著一絲絲涼意。

  快到9點時,習書記來到會議室。他身材魁梧,上身穿著白色短袖襯衣,下身穿著寬大的綠色軍褲,面帶微笑,給人一種偉岸而踏實的感覺。他很隨和,進門後便伸出寬厚的大手與我們一一握手,還不時詢問每位同學的基本情況。

  也許是看到了我因路途奔波而一臉灰塵,習書記走到我面前時關切地問:“你是哪個學校的,家住在哪兒?”“我是河北大學中文系二年級學生,家在‘河南’,南村鄉大豐屯村。”“好哇,河北大學可是河北一流的好學校。南村鄉我去過,你們‘河南’片離縣城遠,過來時滹沱河河灘不好走吧?”“不好走,我們早上6點就出發了。”我急忙回答。

  “辛苦啦!”習書記關切地說。“河南”是正定縣對滹沱河南岸五個鄉鎮的俗稱。後來,我才聽說習書記總是利用節假日下鄉,而且經常是騎著自行車去。有一次他到“河南”下鄉,過滹沱河時遇到有水,他還扛著自行車蹚過河。難怪他問我路好走不好走呢。

  平實、隨和、樸素,這是習書記留給我們的第一個印象。

  采訪組:請問縣委爲什麽要召開這次座談會?同學們在座談會上都談了些什麽?

  翟玉虎:大家落座後,習書記說:“同學們,最近我們縣裏分別召開了老幹部座談會、科技人員座談會,今天從全縣挑選在座的大學生代表開個座談會。你們是全縣人民的驕傲。大學生思想活躍,敢講實話,希望你們踴躍發言,不要有顧慮,多爲全縣獻計獻策。”

  “我是河大外語系英語專業學生,我感到我們縣英語教學水平不高,師資力量薄弱。英語教師少,很多老師邊學邊教,中學生普遍英語基礎較差,應加強英語人才培養。”

  “我是河大電子系學生,電子技術發展日新月異,我們縣也要發展電子工業。”

  “我是河北農大農學專業學生,我們縣是農業大縣,要重視培育推廣農業新品種、新技術。”

  “我是學曆史專業的,正定文物古迹很多,咱們縣應重視保護曆史文化。”

  ……

  同學們爭先恐後地發言,會議氣氛非常熱烈。習書記邊聽邊記,還不時與發言的同學互動。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已到上午11點。主持會議的同志看了看手表說:“由于時間關系,同學們的發言就到這裏。下午習書記還有會議,請習書記講話。”

  “不是講話,是交流探討。”習書記擺著手說,“今天座談會開得很好。同學們發言熱烈,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議,謝謝大家!大部分同學發了言,有的還沒有說。沒有發言的同學下來還可以寫書面建議給我,縣委辦的同志把今天各位同學的發言整理一下,發給相關部門研究。以後大家有什麽好建議,可以給縣委寫信,也可以直接給我寫信。歡迎大家爲家鄉出力獻策!”

  平等、務實、開明,這是習書記留給我們的第二個印象。

  采訪組:聽說總結講話時,習近平同志提出了“歡迎大家畢業後回家鄉建功立業”的建議。請您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景。

  翟玉虎:習書記聽完同學們的發言後,站起來說:“大學生要成才報效國家有多種選擇,在大城市大機關可以作貢獻,在基層一樣可以發光發熱,幹成一番事業。現在,社會上有些人看不起基層,上了學就想出國,留在大城市,覺得基層苦,接觸的人土,工作條件差,幹不了什麽事。其實,基層更需要大學生,更需要人才。實話對你們說,我從北京到正定工作,很多人都不理解。有人說,你好不容易回城了,怎麽又去正定縣啊?那是什麽地方啊?人各有志,我還是堅定到基層。我覺得在基層很充實,有幹頭兒,沒有什麽不好的。”

  習書記呷了一口茶,動情地說:“歡迎在座的各位同學回來和我們一起建設家鄉。你們回來,我舉雙手歡迎!”“最後,我給在座的同學提一個建議,希望你們學成畢業後回家鄉建功立業,大家覺得怎麽樣?”

  大家都被習書記的真誠所感染,會意的笑聲和熱烈的掌聲響成一片,紛紛爭相表達熱愛家鄉、參與建設家鄉的豪情。

  真摯、堅毅、踏實,這是習書記留給我們的第三個印象。

  采訪組:請問您現在與當時參加座談會的同學還有聯系嗎?

  翟玉虎:那次座談會上,我認識的只有河北大學的三位同學,其他學校的同學都不認識。那個年代照相機很少,沒有留下任何影像資料和個人信息,這是非常遺憾的事。大家開完座談會後就各自回家了,之後再沒有聯系。

  後來,我與曾在河北醫科大學讀書的王寶山大夫聊天,他很驚喜地說自己也參加了這場座談會。王寶山大夫現在是河北省政協副主席,全國著名的耳鼻喉科專家。關于這次座談會,他印象最深的,一是習書記說“希望大家多關心家鄉建設”,二是習書記說“想修一下正定的城牆,磚還好找,土從哪裏來啊”。

  采訪組:與習近平同志的這次近距離交流,對您産生了哪些影響?

  翟玉虎:時光荏苒,轉眼已過去三十多年。由于當時條件所限,沒有留下一張照片,但座談會的場景至今曆曆在目,始終萦繞在我的腦海中。習書記的講話深深地影響、激勵著我,成爲我走向社會的人生指南。具體來說,主要有兩點。

  一是得益于習書記提出的“人才經”理念。那時,習書記大念“人才經”,除了對外廣招專家過來,還鼓勵高校大學生回家鄉就業。可以簡單地理解爲:對外招人才,對內挖人才,著力育人才。他說:“要樹立新時期的用人觀點,就是要解放思想,打破框框,消除偏見,任人唯賢,不拘一格選拔人才。”“沒有人才,縣不能強,民不能富。不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將一事無成。”我的叔叔翟民英也是沾了習書記“人才經”的光。

  二是感悟于習書記倡導的“下基層”行動。那次座談會後,我更覺得自己肩上多了一份責任與使命。當年參加座談的河北大學的幾位同學,畢業後都回到正定或石家莊工作。我先後在行唐縣農村挂職,在保定涿州鍛煉,在市、省多個部門工作,從一個普通大學生成長爲一個正廳級幹部。可以說,那次座談會成爲我人生道路的啓明星,指引著我一步一步向前行。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又學習了習近平總書記給大學生的許多回信和講話,倍感親切。當年他鼓勵我們年輕人多到基層鍛煉、多反哺家鄉的諄諄教誨,時常萦繞在我的耳邊。

  習書記把正定當作自己的第二故鄉,他以滿腔熱情團結帶領人民群衆解放思想、銳意進取,使正定縣趕上時代大潮,煥發出勃勃生機,從高産窮縣變爲高産富縣,讓老百姓的生活越過越好,爲我們樹立了榜樣。1984年,《河北青年》雜志刊發了一篇報告文學《“而立”之年》,生動地描述了習近平同志在正定主政期間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這對我的教育和觸動也很大。

  采訪組:剛才您談到您的叔叔翟民英也是沾了“人才經”的光,能展開說一說嗎?

  翟玉虎:我的叔叔翟民英當時是正定縣林業局果樹站的“臨時工”技術員,至今還珍藏著蓋有習近平同志印章的“自學成才獎”獎勵證書呢。

  習書記當年在正定時,號召科技人員到農村去。叔叔就騎上自行車,馱上被子,走遍全縣102個果園,給農民們講果樹栽培技術。習書記下鄉調研時,發現滹沱河、老磁河沿岸河灘地綠化不夠,大風一刮漫天黃沙,生態環境惡劣。他提出要大搞綠化,改造整治滹沱河和老磁河,當時樹立的樣板就是塔元莊。叔叔就在那裏紮根三年,最終使2000多畝河灘地全部實現了綠化。因工作成績突出,叔叔後來被轉爲正式幹部,還被破格提拔爲縣林業局果樹站站長。當時,還有一批本縣的“土專家”受到重用,成爲正定發展的中堅力量。

  正是得益于習書記的“人才經”,叔叔一家才“吃上了商品糧”。我叔叔原來是農業戶口,“農轉非”在當時可是了不得的事!叔叔退休時是縣林業局副局長,當年,從農業戶口走到這一步是相當難的。這也是叔叔一直引以爲傲的事。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在正定時提出了“旅遊興縣”的戰略,作爲河北省文化和旅遊廳的領導,請您談談新時代正定文化旅遊事業應如何更好地傳承發展這一戰略,打造正定旅遊的“升級版”?

  翟玉虎:對于正定旅遊業的發展,我一直十分關注。20世紀80年代初,我國旅遊業剛剛興起,時任正定縣委書記習近平就前瞻性地提出“旅遊興縣”的發展戰略。他在全縣開展了以大佛寺維修爲重點的曆史文物保護工作,並搶抓拍攝電視劇《紅樓夢》的機遇,建造了“榮國府”,開辟了中國第一個影視城,一時引爆了國內旅遊市場,創建了中國旅遊的“正定模式”。

  關于正定旅遊未來如何發展,我發表過一篇文章——《創新驅動,打造正定旅遊升級版》,核心觀點就是正定旅遊要傳承發展好習近平同志當年提出的“旅遊興縣”戰略,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化和旅遊工作的重要論述精神,通過創新驅動,實現“三個升級”——戰略升級、産業升級和路徑升級。其中,首要的是解放思想,實現戰略升級。

  戰略升級就是要推動正定由目前的“旅遊景點”向“旅遊城市”轉變,由粗放型發展向集約型發展轉變,由“旅遊興縣”向“旅遊強縣”轉變。當前,正定發展旅遊業擁有以往不可比擬的優勢和機遇。一是交通優勢。正定與石家莊毗鄰,擁有機場、高鐵及多條高速公路,處于北京一小時和石家莊半小時黃金旅遊圈,擁有龐大的旅遊消費市場。二是文化優勢。正定曆史“九朝不斷代,收藏甲天下”,現存隋唐以來古建築38處,享有“中國古建博物館”之美譽。三是資源優勢。正定擁有類型豐富的旅遊資源,既有“名花”大佛寺,又有“奇葩”榮國府,還有“綠葉”小商品市場、全國乒乓球訓練基地和“新秀”滹沱河生態休閑帶,宛如一個旅遊大觀園。這些旅遊景點如今能夠在正定遍地開花,歸根結底得益于當年習書記的開發和保護思想的指引。同時,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也爲正定旅遊帶來了曆史性機遇。正定作爲該區域文化最深厚、古風最濃重的古城之一,經過京津冀旅遊一體化的熔煉,必將成爲國內外著名的古城旅遊目的地。

  因此,正定應搶抓機遇,順勢而爲,傳承發展習總書記當年“旅遊興縣”的思想,系統性地創新正定旅遊現代産業,讓“千年古郡、北方雄鎮”站起來,讓中國第一影視城火起來,讓滹沱河美景靓起來,讓旅遊把各行各業帶起來。

  (來源:《中國青年報》2022年3月14日頭版)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