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黃宏來尊龙凯时談喜劇創作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1-04-02
作者:蒋菱 崔斌斌
編輯:毛赟美

采寫/记者 蒋菱 崔斌斌

他,連續22年參加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是家喻戶曉的小品明星;他,演電影、執導筒,是精品主旋律影視劇的創作者。

《超生遊擊隊》、《打撲克》、《裝修》,《二十五個孩子一個爹》、《陽光天井》,《黨員金柱有點忙》、《讓我們記住》、《低頭不見擡頭見》,他的作品有口皆碑。

“春蘭杯”我最喜愛春節聯歡晚會小品類節目一等獎,“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金雞獎”導演處女作獎,中國曹禺戲劇文學獎,解放軍文藝大獎,夏衍電影文學獎、長春國際電影節“銀鹿獎”等18項大獎,印證著他在影視劇創作方面的成就。

他就是黃宏。41日下午,他和近500名中青師生就喜劇創作和自己的成長經曆等話題進行了交流。

讲座开始前,校党委书记倪邦文,党委常委、副校长王义军会见了黃宏。

王義軍爲黃宏頒發了新聞學專業碩士研究生導師組成員聘書,新聞系主任戚鳴爲黃宏頒發了新聞系“傳媒人大講堂”紀念牌。

談創作:“巧思”構建喜劇“金字塔”

“別人走進學校是來育人,我走進校園是來愚人。”借著41日“愚人節”的巧合,年滿五十的黃宏用自嘲幽默地開始了講座。現場同學鼓掌大笑。

“我來是想和大家交朋友,希望我們能成爲長期合作夥伴,一起創作,然後將作品搬上熒幕。”

“我用心講,希望同學們用心聽;我用腦子講,希望同學們用腦子記。”全程脫稿的講座讓大家聽得津津有味。

在黃宏看來,“小品”兩個字就講出了小品的屬性。“小”而不失“品”。他將小品比作針灸,創作小品就是在找穴位,找對了穴位就能産生共鳴。

“誇張不變形,變形不失真。”黃宏說,喜劇小品不能沒有誇張,但是要把握誇張的度。曾在北大學習的他,做過一個關于喜劇的課題。他將喜劇比作一個金字塔:首層是“噱頭”,由下而上依次是“滑稽”、“幽默”、“诙諧”,塔尖則是“機智”。

黃宏尤其強調了“機智”的重要性。他表示,聰明人是創造喜劇,喜劇是可以讓人變聰明的。卓別林大師的作品至今還爲人所稱贊,是由于它超出了觀衆想象、是充滿智慧的作品。“喜劇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就觀衆和喜劇的關系,他認爲,兩者是引領的關系——創作者領著觀衆走進喜劇中。創作者要掌握“比觀衆快半步”的節奏。創作是在挖坑,“喜”是將觀衆挖進坑裏。“觀衆能從坑裏爬出來,則是喜劇,爬不上來的就是悲劇。”幽默的語言加上誇張的表情,又一波掌聲響起。

關于“喜劇”,黃宏老師提出了另一個角度——巧思。由生活中街道大妈驱赶在街道搭棚的孕妇,他产生了创作《超生游击队》的灵感;由宾馆服务生关于捐赠衣服的对话,产生了创作《婚礼》的灵感;由社会人际关系的变化,找到了《打扑克》的出发點。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巧”就需要创作者观察生活,在其中发现不一样的东西。“你必须把作品做得很巧、很精,才能给观众带来快乐。”黃宏说,“总而言之,通过巧思把严肃的主题带入一个情趣的氛围,使你的作品增添色彩。”

談成長:“沒有過不去的事”

13歲入伍,唱快書,學相聲,“一氣之下”憑借七部作品連登東北7个地方台春晚,最终如愿登上央视春晚。黃宏简单讲述了他的成长经历。

2010年央视春晚前夕,由于种种原因,原定剧本《两毛一角》版权方不予授权,黃宏顶着压力利用三天时间创作出毫不逊色的小品《美丽的尴尬》。谈到这些,黃宏感慨地说:“遇到难关,咬咬牙,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你放弃了,也许就是另一种煎熬。”

在黃宏看来,成长就需要个人奋斗和努力。深知每年央视春晚的难进,他幽默地说“既然难进,就不轻易出去”。

談文化:文化是植根于內心的修養

“現在的文化氛圍整體很好,作品很多,但是缺少文化含量。”他認爲,目前是全民娛樂至上的文化,更需要大家能夠沈住氣。

“炒作代替了繁榮,謾罵代替了批評,張揚標榜著富有,低調意味著平庸。”他用四句話道出了當今的文化現象,他真心希望能改變這種現狀。

“文化是植根于內心的修養,文化是無須提醒的自覺,文化是約束力爲前提的自由,文化是爲別人著想的善良。”這是他對文化的思考。

講座現場座無虛席

讲座结束后,黃宏还和师生就“大学生与主旋律电影”的话题进行了座谈。(攝影/赵丹霞 董洁)

 

講座花絮之一:視頻展示演藝生涯

讲座开始前,新闻系播放了一段学生自己制作的视频,展示了黃宏的演艺生涯。视频由陈曌等几名同学熬了三天三夜完成的。黃宏认真观看了视频,不时发出笑声,并对陈曌等同学表示了感谢和鼓励。

讲座开始十多分钟,依然有学生不断涌入大阶梯教室,黃宏停了下来,亲切地招呼教室靠后的学生坐到前面,腾出更多的空间给还要进来的学生。

講座花絮之二:愚人節的玩笑

當天中午12點半,大階梯教室的座位就被搶占一空。

159分,離預定講座開始時間還剩1分钟。“黃宏不来了,这是新闻系对师生开的一个愚人节的大玩笑,大家不要等了。”新闻系崔艳老师突然说,全场哗然。

同学们回应:“我们不相信!离两點还差一分钟,不可能不来。”崔艳马上手机联系了新闻系主任戚鳴,“是不是玩笑,十分钟以后见分晓。”戚鳴手机回复说。

207分,崔豔再次說:“真的不來了,咱們可以打賭,輸的學生走的時候放下一毛錢作爲新聞系的公用資金。”全場再次嘩然,但每個人仍舊在等待。

217分,随着大阶梯前门的一阵喧闹,黃宏老师来了。全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戚鳴老師後來說,這是老師在愚人節和大家開的一個小玩笑,成功調動了現場的氣氛。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