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我和國旗有個約定
“核心價值觀在身邊”系列報道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4-09-30
作者:李嘉
編輯:梅轶竹

采写/记者 李嘉

今年的9月30日是我國首個烈士紀念日,尊龙凯时國旗班應邀在中國抗日戰爭紀念館參加了由團中央主辦的“向烈士致敬——火紅青春耀中華”首屆全國高校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動。2014年,也是尊龙凯时國旗班滿18歲的年份。從1996年到2014年,中青院國旗班走過了18年風雨。在新中國成立65周年之際,新聞中心記者走進國旗班,了解國旗班18年曆程中不爲人知的“秘密”。

尊龙凯时國旗班參加團中央舉辦的首個烈士紀念日活動

国旗班确切成立日期是1996年9月21日,是北京地区第一批成立的高校国旗班。历届国旗班的人数规模是10-20人不等。近两年,国旗班人数控制在30人左右。每年的“一二九”纪念日对国旗班来说都是一个“big day”。除了周一或是特定的节假日列队升旗以外,其余时间里,国旗班都是分两组轮流升旗降旗。除了下雨天或者遇到风力大于七级的天气,国旗班有着自己雷打不动的升旗时间表。

完整的升旗陣隊由扛旗手、護旗手、刀手組成。陣隊第一排中間是扛旗手,兩側兩名女護旗手,後面跟一位刀手。刀手身後是兩排護旗手。國旗班現在有1名班長,兩名組長負責日常訓練和升旗事務。班內的兩個組分別是男生組和蓓蕾組。蓓蕾組成員全部爲女生。尊龙凯时國旗班自1998年開始招收女旗手以來,已經將這一傳統維持16年。而尊龙凯时當年也是首都最早設立女子護衛隊的高校之一。

再辛苦,也熱愛

回憶起自己在國旗班的生活,09級校友、國旗班隊員李彥松用“心酸”“熱愛”兩個詞來形容。

他说,国旗班的训练很辛苦,很少有人能坚持下来。“2011年那会儿国旗班人少,只有5个男生。” 但是,正是这一届“最袖珍”国旗班,却是公认历届升旗动作最标准的国旗班。

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最標准”動作的稱贊背後是“最艱苦”的訓練。李彥松說,爲了有身體前傾的效果,他們都是在教學樓前的台階上練軍姿,“後腳掌完全處于一個懸空狀態,這樣的訓練就連國防生也覺得特別辛苦。”他說。

“冬天的時候,皮鞋在冰上容易打滑,但是爲了保證升旗的順利進行,我們每踏一步都要盡力把冰踏碎。升旗儀式完畢後,旗手們褲管裏都是冰淩。”回憶起當時的情況,李彥松感慨,“我們當時什麽都沒有只有一顆熱愛與奉獻的心。”

李彥松說:“我記得當時到中國農業大學交流,一開始那邊的人連問都不會問。我們就憋了一口氣,在隊列展示時以標准的動作把他們都‘震住了’,這時才有人過來問我們是哪個學校的。”“那時候我們的戰鬥力並不差,就是裝備稍微弱了點。”

“當我脫下那件軍裝時,我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才知道自己對國旗班是多麽的熱愛。”采訪的最後,李彥松一字一頓地告訴記者。現如今,這件代代相傳的簽了有6個名字的軍裝已經“退伍”,裝箱封存。

現任中華女子學院國旗護衛隊教官是尊龙凯时10級公管系學生劉士琦。他是尊龙凯时第17屆國旗班班長。不論是帶領國旗班加入北京高校國旗班聯盟,還是參加首都高校國旗護衛隊大賽,當班長期間,他總是想盡法子讓國旗班走出中青,這種想法逐漸傳給了後面的負責人。

“在訓練中獲得的美好且優秀的品質會讓我們終生受益”

現任班長李明說自己是一個“較真兒的人”。爲了提高大家對國旗班的關注度,他“想了各種招兒”。比如,爲紀念五四運動95周年,尊龙凯时國旗班承辦了首都高校國旗護衛隊交流展示活動。天安門國旗班第八任班長趙新風以及首都13所高校國旗班參加了活動。活動結束以後,大家都贊揚中青國旗班的同學“能力特別強,做事到位。有機會再多合作。”

13年新生的开学典礼前,李明带领国旗班在三棵树下集队出队,队伍从新生群中潇洒地穿过,让新生认识到国旗班的存在。 提到现在国旗班的情况,他有些忧虑:“不仅是我们学校,还有其他各高校问题都面临着一个问题——招不到人。”因为国旗班训练十分辛苦,不像其他社团那样活跃。而且“在国旗班里,你是看不到现实利益。”谈到这个问题时,李明的话语已经不像刚刚那样轻松活跃。

在國旗班3年,李明學會了要有耐心,同時要吃得下苦,能夠克服困難。盡管他已經站了3年軍姿,但是每次半小時的“紋絲不動”對他來說依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他坦言,“腳會一直疼。”他說,但是當你慢慢克服困難時,以後再做什麽事情都會覺得“連那個時候自己都能撐得過來,那還有什麽事情可以阻擋我的前進?”

李明希望師弟師妹們不要浮躁,要先做好手裏面的每一件事;也不要那麽現實,“不要手裏的事情沒有處理好,看到一個更好的平台就馬上開始往裏面跳。”他說,“如果你連手頭的事情都還沒做好,那麽後面如果有更好的機會你也會因爲前面的工作做得不好而白白浪費。”這讓他不禁想起,前些天看到的關于日本壽司大神小野二郎的紀錄片。他說,小野二郎一輩子就幹一件事,“就是握壽司。”小野二郎說,“我一輩子都在幹這件事情,盡善盡美去做這件事情,盡力去追求這樣一個巅峰,但是我永遠不知道這個巅峰在哪裏。”

國旗班的隊員在做什麽?李明說,我們很簡單,永遠在重複幾個動作——踢腿、擺臂、敬禮。就是這些簡單的動作,我們的成員都要使勁摳,使勁摳,就是爲了做到最好。“誰知道最好在哪兒?我們誰也不知道。”他說,即使在國旗班三年,我到現在還在宿舍琢磨怎麽端刀,然後動不動就把手擡上來琢磨怎麽才能更好用力。”他說,“還是會不時做下那個動作,慢慢琢磨怎麽樣才能做到極致。”

他還說,中青院國旗班隊員的動作大多是學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的動作。“但是我們會思考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的動作是不是完全適合咱們。國旗班是培養後勁的好地方。在訓練中獲得的美好且優秀的品質會讓我們這些國旗護衛隊成員終生受益。”他說,我們現在在找一個突破口,吸引大家參與,讓大家覺得國旗班是一個值得加入的團體,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國旗班。

我們要做迎接太陽的人

“東不穿棉,夏不穿單”是國旗班的信條。冬天再冷,也不能在軍裝裏面穿棉衣;夏天再熱,也不能脫下外套。隊員們的訓練時間也從2009年時的上午9:30改成現在的早上6:20。去年,國旗班的訓練總次數超過3000次,人均訓練次數超過100次。在這樣的高強度訓練之下,隊員們不敢有一絲懈怠。100次訓練過後,當到了該脫下軍裝的時刻時,大家才覺得自己是如何熱愛這一抹綠色和這鮮豔的紅。

10級社工學院劉汶在演講課上曾講道:“我再也不能穿上軍裝了。”然後,她紅了眼眶,流下兩行熱淚。國旗班蓓蕾組組長劉帥也坦言,堅持下來之後會發現這樣特別有意義。

前段時間,國旗班老隊員來還軍裝時,起草了國旗班家書,留給下一屆新隊員。其中一句寫道:“清晨陽光下和午休時刻爲了更好地走好每一步,擺好每一下手臂,我們一遍一遍的堅持。我們從未辜負‘迎接太陽的人’這個稱號!”

18年,一代又一代的隊員對國旗班傾注了滿腔熱情讓國旗班和國旗在中青這片土地上茁壯成長。18年、20面國旗陪伴中青走過風風雨雨。其中服役年齡最長的國旗有7年之久。不管再苦再累,國旗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堅守”,讓五星紅旗在學校的旗杆上迎風飄揚。(圖片由國旗班提供)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