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劉志民:“他們,我得管到底!”
“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3-12-12
作者:唐普亮
編輯:趙桂甯

【编者按】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中青梦的实现也需要每个中青人的共同努力。在这个小小的校园里,学生、教师、行政人员、后勤人员,用他们的点滴力量助力着中青的成长与壮大,用他们立足本职做好本职的行动表达着爱校之情、荣校之心、强校之志。新闻中心推出“我的中青梦”之“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带领读者走近那些在我们身边默默付出的中青人。

文/记者  唐普亮

 

 

“到軍營建功立業,守邊疆保家衛國。”中青院每年都會有一批大學生積極應征入伍,他們是可敬可愛的,而在他們光榮入伍的背後,爲之付出了許多艱辛勞動的學校武裝部的老師們同樣是可敬可愛的。

武裝部副部長劉志民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記者來到學子三號樓北門一樓武裝部劉志民的辦公室,辦公室裏的一套藏綠色軍裝以及一塊塊象征著榮譽的獎牌格外惹人注目。記者到的時候,劉志民正在和一位叫邵明倩的學生交流。2011年冬應征入伍的邵明倩同學目前在2013級中文二班學習,記者的到來並沒有影響他們溝通的輕松氣氛。此時的劉志民更像是一位和藹的長者,沒有半點軍人的威嚴和老師的嚴肅。

1999年劉志民就在尊龙凯时武裝部擔任負責人了。“我轉業後屬于預備役,如果尊龙凯时算作‘國防軍訓團’的話,那麽就屬于上校吧。我們有中國國防教育工作證,要求上軍事理論課的時候穿軍裝,佩戴工作證。”

早在1991年7月,劉志民就到中青院工作了,至今已有22年,可謂是中青院的“老人”了。當年到中青院的時候,學校還只有青年工作系和少年工作系,他就在少年工作系辦公室工作。後來學校組建法律系和社工系,1993年,劉志民擔任社工系辦公室首位主任,負責學生實踐方面的工作。由于與學生們打交道比較多,如今時隔20年,他依舊能迅速地說出社工系首屆學生的具體人數:“社工系首屆學生有50人,我負責了他們半年的實踐工作。”

在劉志民看來,學生辦公室的工作對他後來武裝部的工作有著不小的幫助。在少年工作系的時候,他主要負責行政,更多的是與各班的班長打交道,而在社工系的時候,他負責社工首屆學生的實踐,接觸學生比較多,和學生打成一片,有更多機會了解學生的思想動態和行爲方式。從那時起,劉志民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注意觀察和把握不同年代學生的特質,以便更好地開展工作。比如說了解“80後”、“90後”青年的思想和行爲個性,“要根據他們的特點開展工作,這對我很有幫助,很有意義”。

在武裝部,一項重要的任務是負責學生的軍訓工作。學生軍訓包括集中軍訓和分散軍訓兩個部分。集中軍訓就是到軍訓基地集中訓練,分散軍訓就是教授軍事理論課。提起軍事理論課,劉志民對現行“軍事理論”課程的名稱及其教學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爲,“軍事理論”課程的名稱帶有“冷戰”的色彩。現在“冷戰”已經結束了,此類課程美國1958年就定名爲“國家國防教育”課程,日本定名爲“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我國國防教育法規裏面就有“國防教育”的提法,所以大學有必要把“軍事理論”課的名稱改爲“國防教育”課,同時,軍事理論課的內容也應多強調國防愛國教育。

集中军训的日子,是最让刘志民操心的日子。从1987年到1998年的天津杨村186师军训,到1999年和38军防化团建立共建关系进行军事技能训练,再到2006年按市军训办及市教委指示精神进入军训基地……这么多年来,为了确保每一期的军训能顺利扎实地进行,达到军训预期的目标,刘志民总是严密组织,不顾繁琐,坚持高标准,严要求,从不掉以轻心。尤其是要做好安全工作,它是军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交通安全、训练、受训学员疾病处理及应对突发事件都要做好应急预案。从1996年开始,刘志民每年都跟随大一新生一同参加军训。在军训基地,他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工作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钟才睡觉,包括每天食堂卫生状况,学生吃什么他都会亲自过问和检查。为了提高军训的质量,让新生更快地适应大学生活,他积极邀请學校領導到军训基地为学生举办相关讲座,把军训和入学教育有机地结合起来,还安排国防演讲比赛,以增强同学们的爱国意识和国防意识。

自從我國征兵時間由冬季的10、11、12月征兵改爲夏季的7、8、9月征兵,作爲武裝部的老師,暑假也因征兵的工作也不再擁有了。從學生報名參軍、初審、到體檢、到再政審,最後光榮入伍,劉志民先要去市裏開征兵培訓會,再到公安局參加政審培訓,然後安排報名的同學填寫,要求學生帶回戶口所在地派出所政審,再帶回學校系裏審查,交由保衛處蓋章,再拿到紫竹院派出所,交給公安局政審,政審合格後,最後通知學生參加體檢。此期間,與入伍同學打交道最多的一定是劉志民。學生自參軍之日起,學生什麽時候參的軍、什麽時候會回來、回來後學分的認定、住宿、畢業後找工作等等,他都要記著想著,幫忙著操辦著……他笑著說:“他們,我得管到底!”

在爲學生安置工作的時候,也會遇到各種困難。在安置尊龙凯时入伍的經濟系學生趙小女工作時,按照要求,退伍的學生是可以隨意選擇單位的,但她在選擇單位時,有兩個單位以“不要女生”爲由沒有接收她。由于沒有單位接收,趙小女被安排外調。劉志民很著急也很生氣,他立即找到北京市負責征兵工作的副市長反映情況,最後終于幫助趙小女同學解決了工作問題。“我當時沒想到她會提前畢業,是我工作不夠深入吧。”劉志民把這件事的不順歸咎于自己沒盡到責任,感到很愧疚,好在事情最終還是得到了解決。原來,趙小女同學退伍返校後努力學習,提前完成學業畢業了。由于當時沒有及時到武裝部說明情況,所以在報就業名單時她就被“遺忘”了,按照要求,這種情況下是不允許在當年就業名單上再加名字的,在劉志民的努力和堅持下,名字最後還是加上去了。“現在就業形勢嚴峻,他們把自己最寶貴的兩年青春歲月獻給了國防,理應得到這些。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工作而已。”

“我參加工作比較早,15歲就當兵了,1976年入的黨,我是一名老黨員了。我覺得做事就要往好的方向去做。我做事比較認真,雖然自己能力有限,但做事要做就要做好!”正是憑借著這種認真的精神,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劉志民2000年被評爲“北京市軍訓工作先進個人”,2004年被評爲“北京市優秀軍事理論教師”,2005年被評爲“北京市軍訓工作先進個人”,並多次被海澱區武裝部評爲先進個人。

采訪最後,劉志民說:“武裝部在學校也算‘邊緣部門’了。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武裝部,了解武裝部的工作,關注國防。”  (攝影/賴淑妍)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