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李曉燕:平凡中堅守著那份責任
“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3-11-08
作者:平璐
編輯:趙桂甯

【编者按】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中青梦的实现也需要每个中青人的共同努力。在这个小小的校园里,学生、教师、行政人员、后勤人员,用他们的点滴力量助力着中青的成长与壮大,用他们立足本职做好本职的行动表达着爱校之情、荣校之心、强校之志。新闻中心推出“我的中青梦”之“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带领读者走近那些在我们身边默默付出的中青人。

 

文/记者  平 璐

 

 

“是ХХ嗎,這裏是收發室,有你快遞,趕緊過來取!”像這樣的話,她每天不知道要重複多少遍,一重複便是20年。從19歲來到尊龙凯时,30歲進入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收發室,一轉眼便到了50歲退休的年紀,這位見證了中青院成立與發展壯大的收發室員工,熟悉了一屆又一屆學生的名字,而她的名字——李曉燕,卻很少有學生知曉。

早上8點,整個北京城都開始了忙碌,這時,收發室也進入到工作時間。當一杯花茶安安穩穩地放在桌案上,李曉燕一天忙碌的收發工作便開始了。

與“三棵樹”旁邊的快遞員不同,在收發室工作,李曉燕從來沒有手忙腳亂的時候。收發室只接收來自中國郵政的包裹、信函和報刊雜志,一般情況下,郵遞員一天會來4次,早上來兩次,分別送來當日出版的報紙雜志和郵政快遞,中午兩點左右和下午5點之前會再次送來各種特快和專遞等。郵遞員來的4次便將李曉燕的工作分割成了5個時段,每來一次,李曉燕要當即將這些快遞按照樓號、院系、部門進行分門別類的整理,收發室內右側牆壁邊上的近百個報箱便是爲收納這些分好類的信件報刊而准備的。隨後,李曉燕將按照分類逐一告知各樓管理員和各院系。空閑的時候還要收看電腦郵件信息,確認是否有新的訂閱。

對于李曉燕而言,日複一日的分類整理工作沒有強度,也沒有難度,就是特別繁瑣。每天送過來的報刊有幾十種,共幾百份,但有很多種類只有一份,其中有學生訂閱的,有圖書館訂閱的,還有老師們自己訂閱的,像《文彙報》就只有一份,遇到這樣的情況,如果沒有人主動來取,李曉燕就得一個一個地打電話去通知。

如果是彙款單、包裹、挂號信、特挂或者印刷挂,李曉燕會填寫一個通知單,由每天來取信的負責人轉交。但令人頭疼的是,有時通知單下發了四五次仍沒有人來領取。李曉燕指著一張通知單告訴記者:“這是上個月份送來的,但1個月過去了,給樓管發了幾次通知單,還是沒有人來取。”記者看到,這是一張來自北京某報社的彙款單,李曉燕說:“這可能是比較重要的東西,還得留上1個多月。”

每到寒暑假,不回家的學生只占極少的一部分,所以快遞會比較少,但像銀行對賬單、明信片還是比較多的,不過沒有人會擔心寒暑假收不到信件,因爲在大年三十和初一、初二的上午,李曉燕依然在崗,依然像往常一樣工作。寒暑假未能及時交到同學們手上的那些信件,等到開學後也將繼續發送。記者看到一封曾經自己也收到過的“垃圾信”,但李曉燕說,不管別人覺得這是怎樣無用的一封“垃圾信”,只有收件人確認沒用,才是真的沒用,所以只能照常發送。

当然,并不是每一份信件都能准确送达,李晓燕告诉记者,“有时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也许努力到最后,也只好退回”。当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记者从一堆信件中随意挑取了两封信,发现两封信地址不详或不对,一封信封上仅写着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ХХ亲启”,另有一封信封写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5号ХХ法院ХХ收”,似乎都无法转送。而李晓燕说,遇到像前者的情况,她会通知全校所有的宿舍楼楼管,让她们寻找相同名字的人,如果这个名字比较普遍有多个,就只好放在收发室好几个月,等同学自己上门了,因为是担心把信送错了人而带来坏结果。如果是后者,李晓燕推测说,“这个学生的名字有点熟,地址是某法院,有可能是某届已经毕业了的原法律系的学生,所以得首先联系法律系的学生处帮助查找,可能能找到收信人。”像这样的信件其实有很多,每一封都要处理,常常让李晓燕无法闲下来,而且更多的时候,她要对着电脑从几千名学生名单中查找出一名学生。

不僅僅是學生、老師和各部門的快遞需要處理,李曉燕說,偶爾也會有家屬區的快遞或包裹的,也得要發送。

今年年底,李曉燕就要退休了,對于自己20年來每天這樣的工作,她認爲談不上熱愛或厭倦,她能做的,就是在最後的工作時間裏,繼續勤勤懇懇、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攝影/高興貴)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