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吳澤泉:“我希望能成爲學生們的‘老頭子’”
“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3-06-07
作者:徐衛紅
編輯:趙桂甯

【編者按】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中青梦的实现也需要每个中青人的共同努力。在这个小小的校园里,学生、教师、行政人员、后勤人员,用他们的点滴力量助力着中青的成长与壮大,用他们立足本职做好本职的行动表达着爱校之情、荣校之心、强校之志。新闻中心推出“我的中青梦”之“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带领读者走近那些在我们身边默默付出的中青人。

 

文/记者 徐卫红

 

 

額頭寬寬,臉龐方方;眉毛粗粗,頭發黑黑。這位年輕老師未吐一詞卻自顯一股可愛勁兒。

一口講述天地之道,一心潤澤千百靈魂,自己只願做一眼清澈見底、奔流不息的泉,傾盡自己全部的清涼,與人以蓬勃的生機與活力。

他,就是尊龙凯时中文系教師——吳澤泉。

“我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該上大學時上大學,該考研時考研,該讀博時讀博,該找工作時就找到理想的工作了,吳澤泉口中的“幸運”即來源于此。他又說,“高考和考研都沒考上自己心中理想的學校”,而這話只是被他輕輕地一帶而過,像陣風消失在空氣裏。“人免不了要經曆失敗,而失敗總會比成功多。人應該盡量記住自己的每一次成功,讓自己以後做事能更爲自信些。”

當一名大學教師並非是吳澤泉從小懷揣的夢想,但卻是他人生中最自然而然的事。初中時一心想讀個中專然後當個國家幹部——如糧庫裏的管理員,高中時轉而想當一名能施展自己抱負的政治家,再到大學時幻想當一名在法庭上一展風采的律師,及至讀碩時又覺得“幹什麽都無所謂”,一直到成爲博士生後才最終確定了自己的職業——當一名大學教師。

現代成功學往往強調人們要堅持不懈地追求一個特定的理想人生目標,有人一定會迷惑不解:爲什麽吳老師的人生理想不斷轉變著方向呢?對此,吳澤泉自有自己的看法:“存在主義提出一個觀點叫做‘存在先于本質’,意思是說人首先存在,然後才以某種形式存在。我覺得,人的生命不是一開始就被決定了的,人是有很大的可塑性的,人處于一個不斷的變化中。因此,對于年輕人來講,不要過早地認定自己天生適合做某一件事情,不適合做其他事情。要相信,人生是有多重可能性的,現在認定的事情,將來可能會放棄,未來的人生到底應該怎樣走,要邊走邊看。”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能與學生接觸,看著永遠年輕的不同面孔,吳澤泉感到非常愉快,“這份工作能讓我時刻保持著新鮮感。”他說,“教師是一份相對自由的職業,它具有挑戰性、創新性,同時又有一定的規律性”,談到這裏,他的臉上閃現出一抹神采奕奕的光彩,“理想的工作,是在工作中能夠找到樂趣,找到成就感,工作成爲生活的需要,而不是相反,成爲生活的對立面。孔子說‘發憤忘食,樂以忘憂’,對孔子來講,工作是生活的必需的一部分,工作帶給他的只有快樂,沒有煩惱。我很幸運,也很感恩,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我要把這份工作做好,爲別人,也爲自己。”

教學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自從當了教師後,教學成爲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他說,“作爲一名教師,就要對課堂上的每一分鍾負責,我希望自己的課能一直不斷進步,有所變化,富有活力。”

爲了提高教學質量,吳澤泉在教學實踐中不斷地探索研究。他將教學分爲兩種:“西南聯大式”和“按部就班式”。所謂“西南聯大式”就是授課教師多講自己研究有心得的東西,其余則多讓學生自學;所謂“按部就班式”即授課教師注重課程的系統性和科學性,教學求全求細。而吳澤泉認爲理想的教學方式是既讓學生系統地了解本學科的重要基礎知識,又能將自己學有專長的那部分知識重點傳授給學生。對于講課風格,他也有自己的看法,將之分爲“激情式”和“學理式”兩種。“學理式”客觀理性,而“激情式”更具感染力、更易調動學生興趣,而如何將兩者完美融合也是他教學中不斷探究的方向。

“9∶45開始的課竟有不少同學姗姗來遲,還老有人在講話!有兩次我在課堂上發火了,但發完火後又很後悔:因爲大部分人是無辜的,不能因爲少部分人的錯誤批評全班同學;另外,遲到者受到嚴厲批評後就會一掃羞愧之心,這等于剝奪了其自我悔改的機會。”此後,如遇有類似情況,吳澤泉就采取“含蓄政策”,如有人上課講話,他就停止講課轉而笑眯眯地望著“竊竊私語者”,效果倒也不錯。

當班主任因爲學生而“吃醋”

吳澤泉擔任中文系10級1班、09級1班的黨支部書記,對此,系副主任魏萬磊告訴記者:“這是個良心活,不計工作量,他負擔了很多。貢獻很大,提出的改革方案也正在試運行。”“他人品好,有愛心,有耐心,盡職盡責……”魏萬磊毫不掩飾對吳澤泉的欣賞之情。10級1班黨支部副書記韋潔菲說:“吳老師非常務實,注重真情實感和真正的信仰。”同事陳華積評價說:“他爲人低調,做事踏實,是一名淡泊名利的老師。”

作爲班主任,吳澤泉非常注重師生之間的了解和溝通,師生之間的感情不斷加深。吳澤泉說過的一句話讓同學們很感動:“大家有什麽事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平時如遇上學生他都會爭取和他們多聊聊。“他會問你的家鄉在哪,喜歡的偶像是誰,生活學習情況怎樣,現最關注什麽等各類問題。”在他的辦公室,經常能看見他和學生促膝談心的情景。

談起學生,吳澤泉的眼裏泛著愛的光芒。“每一個學生在我眼裏都是很優秀的。我知道學生之間自己會進行比較,認爲誰誰誰比自己優秀,但在我看來,這只是每個學生特點不一,其實他們都是一樣的優秀,好比父母永遠會覺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優秀的。我希望我的學生都能夠發揮自己的優勢,證明自己。”

吳澤泉有時竟也會爲學生而“吃醋”。他坦言道:“剛開始,有個學生有事不來找我,卻去找原來的班主任,這讓我感到有些失落,有些慚愧,又有些羨慕。”失落的是自己的學生卻不來找他,慚愧的是自己工作還沒做到位,羨慕原班主任能如此受到學生的信任。“後來慢慢地也有學生主動地來向我求助了。”說到這裏,吳澤泉得意地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

希望能成爲學生們的“老頭子”

2010級中文一班的班長姜蒙說:“當他知道班裏幾乎一半的同學交了助學金的申請,就說:‘看到班上這麽多人需要幫助,我很痛心哪!’他讓班委們留心觀察班裏還有沒有需要幫助而羞于說出來的同學。吳老師真的很愛學生,作爲班委,我時刻能感受到他的那種由衷的關愛。”

吳澤泉認爲,師生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老師要真心誠意地對待學生,要爲他們的發展和人生考慮。魯迅之所以在青年學生中有很高的威望,一個重要原因是他能真正站在年輕人的立場,思考並指導年輕人該怎樣工作、怎樣生活。魯迅在給年輕人的忠告中提到:第一要生存,第二要發展。這個忠告到現在還適用。”他說,“丁玲在回憶文章中提到‘左聯’的青年作家們背後稱魯迅爲‘老頭子’:‘這事兒到底要不要驚動老頭子呢?’‘明天的會需不需要老頭子親自到場呢?’‘老頭子’這個稱呼一方面有玩笑意味在其中,青年們覺得魯迅和自己有年齡差距,有代溝;另一方面透露出魯迅在青年人心目中的地位:老頭子是兒子稱呼父親的,青年人稱魯迅爲老頭子說明他們覺得魯迅就像自己家中的父輩一樣,是可以信賴的。其實,我希望自己也能成爲學生們的‘老頭子’,他們能像是對家人一樣地信任我,依賴我。”他的眼裏閃著亮光,隨即又微微搖了搖頭:“可能這是一種奢望吧!”

“吳老師很溫和。”“平易近人!”“他有一顆童心。”“他很可愛!”“他的笑容很特別,能融化人的心。”……同學們提起吳老師時,都七嘴八舌地大聲說道……也許學生的評價能讓吳老師的願望不再是奢望。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