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凯时

top
top
智慧校園
萬資姿:愛是教育的本質
“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
來源:新聞中心
日期:2013-05-02
作者:丁琪 张玉婷
編輯:梅轶竹

【編者按】中國夢的實現需要千千萬萬個中國人的共同努力,中青夢的實現也需要每個中青人的共同努力。在這個小小的校園裏,學生、教師、行政人員、後勤人員,用他们的点滴力量助力着中青的成长与壮大,用他们立足本职做好本职的行动表达着爱校之情、荣校之心、强校之志。新闻中心将推出“我的中青梦”之“身邊中青人”系列報道,带领读者走近那些在我们身边默默付出的中青人。

 

文/记者 丁琪 张玉婷

萬資姿,湖南湘潭人,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博士,中共中央編譯局哲學博士後。現任教于尊龙凯时中國馬克思主義學院,主要講授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等課程,研究方向爲馬克思主義哲學、人學和思想政治教育。

 

有的學生喜歡經濟,有人喜歡文學,可你一定很少聽人說“我最喜歡思想道德修養課(簡稱“思修課”)。”

有的学生 “必修课选逃”,有人“选修课必逃”,可对这样一门思修课,他们却会说,“上课时没法不投入,从来都不觉得乏味。”

有的學生敬佩老師的學識淵博,有人稱贊老師的無私奉獻,可有學生卻用“成功人士”來形容一位老師。“如果說一個人的成功之處在于在所處的崗位上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那她完全可以用成功人士一詞來描述。”

這位學生眼中的“成功者”便是上課充滿激情的萬老師,是課下陪學生聊天談心的資姿姐,是文筆流暢成果頗豐的哲學研究者,也是家中的好妻子、好母親。她,便是尊龙凯时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萬資姿。

激情似火 点燃课堂

聽過萬老師的思修課的學生們都說,“資姿姐的課太有激情了!”

2010年博士畢業後,萬老師來到尊龙凯时,主授《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這門課涉及不少法律專業知識。爲了講好這門課,萬老師閱讀了很多法律專業書籍,狠補法律專業知識。

然而, 如何把一门思修课讲得活泼、生动,让学生爱听却让万老师大伤脑筋。从课程的名称上看,学生难免会以为这是一门比较枯燥无味的课,而万资姿则努力地使这门课程活泼起来。

萬老師剛剛結束學生生涯不久,她非常理解學生們內心的想法,設身處地地爲學生們著想,盡力讓課程內容貼近學生,讓學生從課程中得到啓發。“我覺得首先要說服我自己,才能去說服學生們。”

在教學過程中,萬資姿從來不回避現實問題,理論聯系實際,常常與學生探討現實問題,“把深奧的理論‘拉下神壇’後,學生們的理解更深入了。”

要想课程生动有趣,引入案例是必不可少的。深深明白这一点的万资姿便把自己读大学时的经历拿出来和大家分享。面对爱情,自己遇到哪些问题,如何解决;面对考研就业,自己怎样看待,如何抉择……无论是自己成功的经验还是失败的教训,都成为了万资姿课上启发学生的生动案例。 “我每讲一遍当年的事情,自己就温习一遍,感受一遍。这些东西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且我刚从这个年龄段过来,他们经历过的东西我多少都经历过,总比其他人要真实可感些。”正因为如此,学生们纷纷说:“我们都非常喜欢听资姿姐讲课,她讲的东西很实在,对我们大学生活有帮助,很吸引人。”

万老师说到做到,最终,她不但让大家喜欢上思修课,还凭借 “诚信对大学生的重要性”一课获得第七届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

“聽萬老師講課,全身的細胞都活躍起來了,她就像一座能源站,源源不斷地爲我們提供能量。”一位學生說。

“每節課像打了雞血一樣,盡管我們都知道課堂內容她已經重複了許多遍,她講課感覺她是真心喜歡上課。”“萬老師是一個充滿熱情的人,她的熱情也感染了我們。她講課最突出的特點就是能聯系實際,結合她自身的經曆以及周圍的事情,啓發我們思考,真正在爲我們的以後考慮,這一點讓我們很感動也很受用。”學生們如是說。

“今年,我一周有十一堂思修課,每周都重複好多遍,我就告訴自己,如果第十一節課我依然能保持第一節課那樣的激情,那就行了。”

作爲一門公共必修課,課程要在不同的班級重複多遍,但卻不是一味機械地重複,各專業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法律活躍,社工內斂,不同的專業要根據他們的特點來設計課堂。哪怕是同一個案例,各系的視角不同,也要做不同的調整。這些都是萬老師的經驗之談,“這個案例在這個班講效果很好,在其他班效果不好,我就不斷改進。而且,你有這份心他們能感受得到。”她說。

雖然課堂活躍了起來。但是,講課時的萬資姿心裏始終繃著一根弦。她說,不能因爲學生喜歡就一味迎合,要有個基本的價值判斷。“有些他們喜歡的東西卻會誤導他們,比如有些學生喜歡聽八卦,我就給他們說,不要看現在明星一個個鬧分手,你們還是要相信愛情。”有一個學生很喜歡劉德華,考試時都拿著一本劉德華的書。萬老師沒有責備這個學生,“我很喜歡這個孩子,可是我們要思考的是怎麽去引導他,這種崇拜不能過分壓制,偶像化的問題也是大學生在追求一種認同感、歸屬感,我們要通過正確的渠道去疏導他。”作爲一名教師,萬資姿說:“老師不能用虛假信息去欺騙學生,不能用假大空的東西強加給學生,這一點最重要。”

她給學生們講民族主義,不會空講“各民族應該互相尊重”,而是利用學校少數民族同學很多的特點,讓各民族學生去展示自己民族的文化和風俗,雖然習慣不同,可各民族的宗旨是一樣的。在這樣輕松又能互相學習的氛圍中,同學們便不自覺地加深了民族間的了解,也加強了彼此間的團結。

“我常對學生說,在我的思修課上你就是鍛煉自己,展現自己的表達能力,權當這是個面試的地方。”萬老師一直鼓勵自己的學生在課上踴躍發言,把課堂當成展現自己的舞台,當成面試現場。“如果你平時在學校中就這麽發言,以後面試肯定沒問題!”她不僅著眼于課堂,更著眼于學生未來的發展。

師者父母,以愛動人

萬資姿說:“在我的思修課上,不期望你們成爲道德高尚的人,也不可能通過一門思修課就成爲道德高尚的人,但是我希望在我的課堂上大家學會一個字:愛。”

因爲愛,所以愛。萬資姿一直在說:愛是教育的本質。她愛學生,更教會學生愛什麽,如何愛。

在課上,她講愛生命,愛家庭,愛朋友,講愛集體,愛祖國。愛工作是職業道德,愛家庭是講究孝道,愛朋友、愛舍友是種種人際關系。生活處處都應該有愛。她還講“換位思考”,學生要換位思考體諒他人,老師也要換位思考體諒學生。“人心都是肉長的,你講的內容真的是爲學生們考慮,他們都能體會到。”她說。

把同一節課重複五六遍且依然保持激情,這是愛;用自己的經曆教育學生、啓發學生,這是愛;根據學生特點不斷調整講課方式和講課內容,這也是愛。萬資姿不僅在課堂上教育學生,課下也是學生們親愛的“資姿姐”,是他們傾訴心事的“知心姐姐”。

一些女同學,常常把不願意對別人吐露的小秘密說給萬資姿,聽她開導,與她談心。學習上遇到了挫折,來找她出謀劃策,分宿舍遇到了困難,也找她解決問題。同在七樓辦公的李明龍老師便常常看到有學生來辦公室找她。對此,萬資姿說:“其實我感激很多學生,不知道你有沒有那種感覺,那種被信任的感覺非常幸福。而我的學生向我求助的時候,也是我獲得幸福感的時候。”一條條溫馨的感謝短信,一張張可愛的祝福賀卡都被她精心收藏了起來。

在萬資姿的教學反饋文件上,學生們的評價留言有整整好幾張A4紙,上面出現頻率較高的詞語是“激情”、“親切”、“幽默”、“有趣”、“負責”,還有學生善意的調侃和“深情的表白”:“老師,你讓我愛上了思修課堂。”這些留言無不顯示了學生們對萬資姿的喜愛與敬佩。

因此,雖然剛來中青院兩年多,但萬資姿憑借自己獨特的魅力獲得了2012年“我愛我師”評選的“最具親和力獎”。萬老師不了解這個獎,可學生們卻非常熱情,一句句“資姿我愛你!”“萬姐,我愛你!”表達了他們對這位老師最真的敬愛。萬老師感動地對學生說:“我從不苛求這些東西,有你們那句‘資姿姐我愛你’就知足了。”

談到獲獎,萬資姿說了四個字“誠惶誠恐”。她謙虛地告訴記者:“老師一定要對學生負責任,能爲他們做的一定做。”

記者不禁想到與萬老師的第一次偶遇:一年前,健言社曾舉辦過“畢業季·中青夢”對話活動,邀請到萬老師到場。當時的萬老師正懷著身孕,挺著大肚子的她依然和同學們談笑風生,用幽默的語言分享了自己的大學生活。懷孕時,萬老師的課還沒有完全上完,爲了不耽誤同學們的課程進度,她便把課程提前,每天都站著給學生上課。也因爲如此,萬老師的腳落下了甲溝炎的毛病。但她從不肯歇一天,直到堅持著把課全部上完。

這親和力的由來,萬老師說也跟自己懷孕有關。“生完孩子後,特別希望他健康成長。學生們遠離父母,來到學校,有些問題很難解決。我就想如果我的孩子以後遇到困難,有個老師願意幫他是多麽好!”質樸的話語诠釋了“師者父母心”的內涵。“肚裏懷著寶寶就覺得學生都是孩子們!”萬老師的臉上始終挂著溫暖的微笑。

低調爲人,順其自然

萬資姿的求學之路可以說走得很順,從本科、碩士到博士,再到博士後,她都順順利利地完成。談到整個求學再到找工作的過程,她說的最多的一句便是“千千萬萬順其自然,這條路走到這裏就會有選擇,不要想太多。”

在她看來,什麽事情都是有規律的,萬事不能過分苛求。“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當一名老師,認真教課、關愛學生是我們應該做的,在我們做本職工作的時候得到學生的喜歡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正如她對“我愛我師”評選的態度:我不苛求這些,學生們喜歡我就夠了。

很多學生都對先考研還是先就業感到迷茫,萬老師告訴他們:“你不要想這些,現在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綜合素質,注意提升專業知識和形象氣質,到了大四自然就明白自己要做什麽了。”她說。

“順其自然”是萬老師的信條,她也這樣告訴他的學生們。

除了教學,萬老師還是一位暢銷書作家。讀博士期間,恰逢國學熱,萬資姿在導師的建議下,寫了三本書:《莊子的財富:心靈的良策》、《老子的財富:經營的高境》、《孔子的財富:出世的經典》。這三本書是萬資姿以她的角度诠釋自己對三位古代思想家的理解,並加入了自己對于人生的感悟。理論的東西很深奧,原因之一便是人們讀不懂它的語言,如果用通俗易懂的話重新表述理論與思想,則能夠爲大衆所接受,這也是導師給萬資姿的啓發。寫書的積累在平時,多看多想多總結,從自己的經曆中獲得感悟,關鍵時刻能夠一迸而發。

書籍出版後,反響不錯。出版社又找到了萬資姿,問她是否願意寫些商業人物傳記。專業是經濟哲學,曾經有創業想法的萬資姿答應了,這樣,她能更方便地分析他們的得失並獲取經驗。2009年,她出版了《搜王李彥宏》和《猛牛牛根生》兩本書。

萬資姿的書寫得順暢,在于平時對于這些人的長期觀察,她留意並認可李彥宏的百度模式和商業理念,她從牛根生的“財散人聚”的言語中分析他的性格。對于寫人物而言,如果想要寫關于某人的書,那肯定是已經關注這個人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報道的不一定完全真實,但是很多報道都不是空穴來風,從這個人的片言只語中能夠觀察出他的一些性格特點來,自己能夠判斷出這個人是否值得寫。

搜集資料後,還要有清晰的邏輯構建他的人生經曆,然後通過自己的理論分析這個人的特點,成功的原因,等等。“想要寫他們,首先自己得要有相當的高度,能夠跟他們有共同語言。”

雖然年輕,萬資姿還是一位學術成果頗豐的研究者。她的研究方向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文化哲學、人學。主持過國家人事部博士後科學基金項目、首都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和團中央青少年和青少年工作研究項目等課題,並參與多項國家級課題研究。

2007年、2008年,她研究的與“自覺符號文化”相關的多篇論文在專業期刊上發表;2011年,她出版了新書《人的全面發展:從理論到指標體系》,這本書把還停留在理論層面的“全面發展”的概念轉成一系列可測量的指標。迄今爲止,萬老師已經著有《符號與文化創造》、《孔子的財富》等8部著作;已在《光明日報》、《中共中央黨校學報》、《中國社會科學報》、《江漢論壇》等報刊發表學術論文近40篇。

萬資姿說,科研與寫傳記,是理論與實踐的相互轉換,兩者相結合能夠打開視野,有了理論支持,她根據材料分析人物能更加深入和透徹,有了真實的個案,她在概念可操作化上也更順利。

她從不因此驕傲,“這些與我的老師、同學和同事的幫助是分不開的,他們都是我人生中很寶貴的一筆財富。”“咱們學校好多老師都做得比我好,我只是這個階段該幹什麽就幹什麽,盡量把每一件事情做好。”她說。“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普通人就應該踏踏實實的,不能好高骛遠。現在的我只想好好上課,好好科研,好好帶孩子,好好經營自己的家庭。人生是有規律的,不能一口氣吃成個大胖子。”扮演好自己的各個社會角色,簡簡單單生活,認認真真工作,便是她的生活目標。

當老師對于萬資姿來說也是順其自然:“我覺得對我自己來說,當老師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比較外向,能動也能靜;我喜歡科研,但也願意把自己的所學所想和大家一起分享。因此,來到中青院是很幸福的時光。”對于她來說,當一名老師是一種幸福;對于她的學生來說,能遇到這樣一位可親可敬,兢兢業業的老師也是他們的幸福。

sitemap网站地图